首頁>農業頻道>正文(溫馨提示:若您的360瀏覽器自動進入“閱讀模式”,影響了您的閱讀,請您點擊右上角的“閱讀模式”關閉按鈕。)
看,這群“不務正業”的煙草人……
2019年06月17日來源:煙草在線專稿作者:錦瑟

泥巴裹滿褲腿

汗水濕透衣背

我不知道你是誰

我卻知道你為了誰

——

  一曲《為了誰》曾經是為了紀念和歌頌在1998年特大洪水中奮不顧身的英雄們而寫的。而在今天,走近秦巴山深處,我們看到這樣一群煙草人,他們遠離城市、家鄉;告別父母、妻兒,來到這個東臨襄陽、南望神農架、西依大巴山、北屏古秦嶺的湖北省十堰市,這個集老、少、山、邊、窮、庫于一體的全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,在這里摸爬滾打,緊緊圍繞當地老百姓的飲、炊、行、住、醫、教、耕、災等最關切的問題,找水源,建水庫、種特產、做產業、建學校、幫教育……傾力幫助當地破解發展困境,把自己的聰明才智連同熱血青春一起拋灑在巍峨貧瘠的秦巴山。看到他們,我們腦海里只有這曲《為了誰》,唱給這些煙草人,這些扶貧助困的時代勇士們。

  軒松嶺(國家局下派掛職竹溪縣副縣長)

  2018年2月份下派到湖北省竹溪縣,家有兩個娃娃,下派到山區來扶貧,對家里是一個很大的困難,壓力也比較大,大一點的兒子剛到叛逆期,媽媽一個人根本管不住,小一點的孩子又比較占大人的時間與精力,漫說一個人帶,就是兩個大人帶著兩個孩子還要兼顧工作與生活,也是不容易的事情。但軒松嶺的愛人是搞航天的,原來大兒子小的時候,她一走就是三個月甚至半年,去基地搞發射衛星等工作, 那時候軒松嶺支持她。現在軒松嶺要下基層扶貧,愛人也是全力支持。

  既然來到了大山深處,軒松嶺便放下家中的一切,來到竹溪,全力以赴國家的扶貧事業。

  竹溪縣是國家深度貧困縣,這個縣是南水北調重要生態保護區,產業發展受到諸多制約;基礎設施建設也投入不足,全縣交通、水利、教育、衛生、文化、通訊等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領域投入嚴重不足,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受到制約;另外產業規模小帶動力不足,對貧困戶的帶動不足;并且因病因學致貧農戶占比高,部分農戶因長期患病或者大病導致勞動能力喪失,還有部分農戶全家靠1個人外出打工,收入除了供養子女上學,其余收入可能勉強支撐家庭生活,一旦遇到天災人禍立即就會返貧。

  初來竹溪,軒松嶺一片迷茫,竹溪扶貧工作千頭萬緒,國家局要求扶貧工作不能撒“胡椒面兒”,要集中資金,把錢花到刀刃上,把事兒做到點子上。但是怎么落實呢?壓力非常大。于是他就牽頭做了一個總體調研,征求各方意見,制定出臺了一個《2018-2020年國家扶貧定點專項規劃》,這個《規劃》涵蓋了保障資金安全、加強高素質團隊建設、農特產品深加工產業扶貧、教育扶智扶志、扶貧片區美麗鄉村等諸多方面,為后續各項工作的落地實施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有了這個規劃,三年的扶貧工作就有了一個指導意義 。

  第二個就是落地。光有規劃不行,真正要怎么做、做什么,還是很大的一個困難。

  軒松嶺說:“大家都知道扶貧有三個階段,第一個是救濟式,第二個是開發式的,第三個是參與式的。救濟式就相當于給錢就行,開發式就是把貧困人群的各種能力資源等都調動起來,而不是簡單的給錢的問題;參與式就是我們自己完全參與進來。現在竹溪縣扶貧就是參與式階段。我們按照國家扶貧政策和國家局的意見,想把整個扶貧鏈條打造起來,從原來的輸血到造血,前端不管誰購買竹溪的農資產品,都會拉動下面的一端,比如帶動農產品的深加工,這種深加工又拉動貧困戶、農民的種植和養殖……這樣這個鏈條就會轉起來。現在我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中間承上啟上的這個鏈條——農產品的深加工。通過深加工,竹溪縣里的牛啊、娃娃魚啊等等這種有特色的農產品,才能做出一個附加值比較高的產業……”

  畢耕(國家煙草專賣局辦公室(外事司)外事處主任科員)

  談到農產品的深加工,同樣國家局下派掛職竹溪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的畢耕,也深有感觸,他說:

  “扶貧工作,產業扶貧是難點。從1992年國家煙草專賣局投身扶貧工作27年,到現在2019年了,該建的基礎設施都建了,但產業這個東西,政府很頭疼,我們也很頭疼,因為農業產業,投稿大,周期長、見效慢,沒有帶頭人基本搞不起來,而且實體經濟獲得貸款很困難,沒錢又沒本,農民自己搞不愿意,全得靠帶頭人,帶頭人又貸不到錢,所以不好辦。如果農民不能獲得穩定的增收渠道,基礎設施建的再漂亮,到時候還是照樣返貧。”

  ……

  我們驚訝于他們對扶貧工作的各種深思熟慮,甚至忘了他們本來是個煙草人,聽他們各種謀劃,其實都早已脫離煙草之外,他們為貧困山區人民所謀劃的,是脫貧治富的長治久安。也正是因為這些“不務正業”的煙草人,竹溪的扶貧工作才有很大的推進,比如,他們談論最多的產業扶貧:

  2018年,國煙出資20萬元幫扶竹溪縣兵營鎮登高村蔬菜加工項目,該項目通過吸納貧困戶種植黃花菜、就近務工,預計帶動貧困戶254戶,戶均增收3000元以上。王偉,33歲,蔬菜加工項目帶頭人,依靠國煙投資的20萬元幫扶款,帶動貧困戶254戶貧困戶脫貧。戴德運,64歲,一貧如洗,在合作社務工,月收入3千余元,順利脫貧。朱鳳琴,40歲,就近務工,年收入2萬余元,不用外出打工,還可以照顧孩子和老人。

  截止2018年底,竹溪縣共脫貧23598戶81429人,已出列50個貧困村。全縣貧困村降到了23個,貧困戶降到了12079戶29805人,貧困發生率降到了9.48%。竹溪縣擬于2019年攻堅脫貧摘帽,2020年鞏固提升。

  除了產業扶貧,教育,是扶持的另一個重點,說到教育扶貧,軒松嶺同樣有很深的理解:

  “教育目前很大的一個問題是城鎮化很厲害,所以鄉鎮的孩子都不愿意在鄉鎮上學,父母陪著到縣城上,學校的學位不夠,現在基本上一個班七八十個孩子,前面孩子桌子頂著老師講臺,后面背挨著墻,沒有硬件沒有老師教育孩子是一個持續要解決的大問題。”

  竹溪現有中小學校161所,其中教學點114所,教師隊伍數量不足、結構性短缺,全縣教學點、偏遠村小等薄弱學校音樂、美術、英語等學科“開不齊、開不好”一直是制約該縣教育均衡發展的瓶頸。

 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在國煙定點扶貧教育扶貧項目的支持下,竹溪縣從今年秋季開學開始,結合國家課程和地方課程要求,以英語、音樂、美術課程為重點,通過購買北京名師服務,運用網絡直播的信息化手段,與本地教師合作,探索雙師教學,建設智慧課堂。讓優秀的主講老師通過直播的形式給更多班級的孩子上課,讓接收端的輔導老師課上課下陪伴、輔導本班孩子的學習,以此推動信息技術在教學中的應用,保障農村學校開齊開足開好課程,彌補師資力量不足等短板,使城鄉學生學校師生共同在線上課、教研和交流,促進優質資源共享,推動“互聯網+教育”發展。

  雙師教學開設課程為小學1-3年級音樂美術、3-4年級英語直播課及其他薄弱學科的研究課、示范課。2018年秋季已實施雙師教學219個班,2019年計劃在試點區校外未完成的577個班建設雙師教學項目建設,做到優質資源共享全覆蓋。

  金葉雙師教學的做法得到了各級媒體的關注。教育部官網、湖北日報、中國教育報分別以《把北京名師“請進”山村教室》、《湖北竹溪:山村課堂連線北京名師》為題,進行了專題報道。

  當付出有了回報,畢耕的眼睛里閃現明亮的光芒:

  “我們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到鄉鎮的時候,看見那些孩子們很高興的在用我們國家扶持的這些東西,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成就。昨天我剛去看望竹溪二中的那些小朋友,他們使用的就是我們建設的操場、食堂、還有教學樓,他們非常高興,這就是對我們最大的肯定。

  扶貧項目所在鄉鎮的同志也經常給我們打電話說,過來看看,已經搞出來了……看到我們的扶貧工作讓老百姓們受益,我就覺得我們的工作很有意義。”

  自1992年至2002年,國家局對口幫扶鄖西縣、鄖縣。2002年至2012年,國家局把鄖西、竹溪兩縣作為定點扶貧縣。2013年以來,國家局把自然條件最惡劣、經濟最貧困的竹溪、竹山兩縣作為定點扶貧縣。1997年開始,國家局選派司局級干部在十堰市掛職。自2002年起國家煙草專賣局定點幫扶竹溪已17年,共下派扶貧干部12名(吳踐志、陳哲平、陳晉東、張鳴一、羅維陽、唐國忠、童冠華、陳勇、孫勝群、軒松嶺、畢耕、張錚)。投入幫扶資金近2.1億元(20530.2),幫助6萬多名貧困人口實現脫貧,直接受益人口10萬多人。

  為了誰

  為了秋的收獲

  為了春回大雁歸

  滿腔熱血唱出青春無悔

  ……

  軒松嶺說:男兒立志出鄉關,學不成名誓不還

  

  畢耕說:我會像一粒種子一樣落地生根,在掛職地區的土地上生根發芽。

  

  開對了“藥方子”,才能拔掉“窮根子”。離鄉背景義無反顧投身到這里的煙草人,不僅成了秦巴山里脫貧致富“開藥方”的人,也是身體力行真抓實干的人,一任一任煙草人來到這里,把脫貧職責扛在肩上,把脫貧任務抓在手上,在這里建水庫、修公路、蓋學校、做產業……把煙草之外的事業做的風生水起,以“敢教日月換新天”的氣概和“不破樓蘭終不還”的勁頭,在大山深處奏響一曲帶領山區人民扶貧致富的奮斗之歌。

猜你喜歡
四川快乐12手机版